媳妇被公公操得欲仙欲死 - 狠狠撩,狠狠的爱,狠狠搞中文网,狠狠操,狠狠社,丁香花五月·婷婷开心
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媳妇被公公操得欲仙欲死

媳妇被公公操得欲仙欲死

添加:来源:joshkole.com人气:17423

媳妇被公公操得欲仙欲死

五十三岁的老淫虫袁志海,他的卧房很大,空调开着,室内很暖和,中间摆了一张大床。

  这一天进入浴室,袁志海的儿媳妇;二十三岁的陈静雯,当她把门关上,才发现这门没有小锁,陈静雯想起公公袁志海刚才的举动,她有点又羞又怕,又有点心痒痒。因为,陈静雯的丈夫袁永祥去了美国实习了几个月,她很久没男人碰过了,而刚才她跟袁志海一起吃饭时,陈静雯不经地让袁志海的几下抚摸撩起了她压抑了几个月的情欲。

  陈静雯把衣物脱光,打开淋浴,细心地冲洗她那雪白的身子。袁志海走进卧房,听见浴室内传来的流水声,幻想着儿媳柔软的身子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样子,他忍不住拿起儿媳粉红色三角小内裤放在鼻端嗅着,还伸舌舔几下,好像这不是内裤而是媳妇的嫩骚穴。

  突然间,浴室门打开了,陈静雯秀美的脸探出门外,原来她想看看袁志海进来没有,好让他拿乳液及浴巾给她,却看见公公正拿着自己的内裤放在鼻端舔嗅得正起劲。

  陈静雯忍不住探出上半身羞叫着说:「公公!」袁志海正在意淫,猛听儿媳叫声,擡头看见儿媳雪白晃眼的大奶子,呆住了。

  陈静雯娇媚地横了袁志海一眼,娇嗔地说:「嗯!公公!在那对着儿媳妇的内裤又舔、又闻的干嘛?把浴液浴巾给我。」袁志海忙把衣物丢在床上,将浴液、浴巾递给媳妇,在陈静雯接手时却故意把浴液掉在地上,并迅速挤进浴室和陈静雯一同弯身捡拾。

  这时陈静雯全身暴露在公公面前,袁志海一把抱住娇美的儿媳妇,一双魔爪紧紧握住雪白的大奶子狠狠揉搓。

  陈静雯挣紮着说:「噢!公公!不要嘛!别这样!哦!不要!啊!我是你儿媳妇呀!」

  袁志海说:「宝贝!我的宝贝乖媳妇,可把公公想死了,你就让公公搞吧!公公会好好爱你的,公公会让你欲仙欲、死的!」袁志海一只手揉搓着大奶子,另一只手伸到儿媳妇下体抚摸嫩穴,嘴吻上陈静雯那柔软的嘴唇。陈静雯怕跌倒,只好伸出雪白的双臂搂住公公。

  袁志海蹲着抚摸亲吻娇美的儿媳,见陈静雯搂住自己,放弃了挣扎,他便把陈静雯拉起,让她靠着镜台,并拉着陈静雯一只手放入自己裤子里,让她去感受、去抚摸他那一根粗长涨大的大鸡巴。

  陈静雯感受到袁志海大鸡巴的粗长雄伟,她不由自主地握住大鸡巴轻轻揉搓。

  袁志海抓住陈静雯的大奶子揉搓着,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在袁志海的挑逗下陈静雯也伸出香舌和他互相吸吮舔弄,并在袁志海示意下,另一只手迎合他把袁志海的裤带解开并把裤子、短裤脱下,露出粗长涨硬的大鸡巴。

  袁志海擡脚离开裤子的束缚,示意陈静雯妇帮自己脱衣服,陈静雯把袁志海的衣服脱下丢在地板上,这样翁、媳俩便裸呈相对。

  袁志海得意地淫笑着对儿媳妇说:「怎麽样,静雯!公公的乖媳妇,瞧瞧公公的鸡巴!不错吧!想不想公公的大鸡巴操你?」陈静雯偷偷瞄了几眼公公的大鸡巴,脸色绯红,心想:「天啊!没想到公公的鸡巴这麽大这麽长,比他儿子要粗长很多,被它插一定爽快极了!」陈静雯听到公公的调笑,娇羞无限地把头伏在公公胸前娇媚地说:「嗯!公公你好坏,趁儿媳妇光着身子洗澡跑进来对儿媳又摸、又捏!喔!世上哪有这样的公公。还要光着身子的媳妇帮着脱衣裤,脱完衣裤还要媳妇去摸公公的鸡巴!嗯!老公啊!哦!你老爸爸正欺负你的老婆!啊!你老婆正和你老爸爸光着身子搂在一块,你老爸爸在摸着、舔着你老婆的大奶子!嗯!好舒服!这些曾经只属於你的!唔!现在却属你老爸爸的了!哦!不!天哪!你老爸爸!不!不要!公公!那里脏!别舔嘛!啊!」原来袁志海听见儿媳淫荡的话语,还句句不离自己的儿子,淫心大动,他蹲下身子脸贴着儿媳的下体,嗅着儿媳下体淡淡清香。

  陈静雯的下体很美,大腿很丰满,和骚穴结合处没有一丝缝隙,稀疏的阴毛顺伏地贴着小腹,粉红色的骚穴清楚可见。

  袁志海把陈静雯一条光裸的大腿搭在自己肩头,一只手扒开粉红色的小肉缝,舌头伸进骚穴里舔弄吸吮,并把流出的淫液一一的吞吃,另一只手大力揉搓儿媳那肥美的大屁股。

  陈静雯受不了这刺激,光滑白嫩的大腿搭在袁志海肩头,小骚穴往前耸,好让他的淫舌可以更深入。

  陈静雯的嘴里淫声不断地淫叫着说:「噢!坏公公!啊!嗯!你好会舔媳妇!老公啊!你快来救你老婆!哦!你老婆被你老爸爸舔得好爽!哦!啊!你老爸爸好会舔穴!啊!你老婆的小嫩穴被你老爸爸给舔了!啊!你再不来,你老婆不止全身被你老爸爸脱光!嗯!还要被他吻遍摸遍!哦!你老爸爸还会拿着大鸡巴插入你老婆的小骚穴,把你老婆操得!哦!也不知他操穴功夫怎麽样?可别像你几分钟就清洁溜溜!啊!」这时,袁志海接着说:「噢!骚媳妇,公公等会操得你欲、仙欲死!儿子啊,对不起了,你把老婆放在家里不用,老爸爸只好代劳了!嗯!这麽个大美人,老爸爸早就想操了,今天就帮你安慰安慰她!骚媳妇,你放心,公公精力好、性慾旺,从现在开始到明天上午,公公会一夜不睡,专心在你身上开垦、耕耘,大干、特干,操了、还操!骚媳妇,你有几个月没挨操了?告诉公公。公公也有几个月没操穴了,公公要用精液把我的骚媳妇浇灌得更加娇美动人!今夜公公要用精液把你的小骚穴浇得满满的,嘴里、身上、全身上下都要流着公公白花花的精液!儿啊,别怪我,你老婆太淫荡了!看,她的屁股正往你爸爸面前挤!哈哈!」

  陈静雯说:「嗯!死公公,坏公公!这样淫弄儿媳妇!啊!公公你好坏!嗯!舔儿媳妇的穴!媳妇的穴好痒!哦!那是挨鸡巴操的,你怎麽舔呢?坏公公!嗯!嗯!好公公!快别舔了,那里脏嘛!嗯!啊!」袁志海离开陈静雯的小嫩穴,擡起他那黏满淫水的脸,嘴淫笑着对陈静雯说:「呵呵!乖乖骚媳妇,小骚穴一点不脏!媳妇啊!你的小嫩穴好香、好甜,淫水像蜜汁一样好甜美,公公好喜欢吃骚媳妇的蜜汁。」袁志海说完後就埋头陈静雯那胯下,继续舔吃这人间仙液。

  陈静雯无力地靠着镜台,大腿擡高,白嫩的脚丫在公公肩头磨擦,娇媚地对袁志海抛了个媚眼,说:「媳妇第一次让人舔食小骚穴,坏公公,你喜欢就吃吧!噢!老公啊!你老婆的小蜜穴里蜜汁被你老爸爸给舔吃了,好可惜啊!你都没尝过,却让你老爸爸给尝了鲜!哦!公公!你真会舔穴!啊!」袁志海埋头拚命舔吮着陈静雯的小蜜穴,听到她说是第一次让人舔吮小穴,他淫笑着说:「嘿嘿!媳妇啊,你真是第一次让男人舔吗?没想到公公如此有口福,哈哈!骚媳妇,吃过男人的鸡巴没有?等会让你尝尝公公的大鸡巴!先舔舔鸡巴,我再插我的娇美骚媳妇。」陈静雯闻听娇羞地说:「呸!坏公公,媳妇才不吃你的鸡巴呢!想得倒美,你儿子的鸡巴媳妇都没吃,你的臭鸡巴媳妇才不吃呢!老公,你老爸爸好坏啊!他对你老婆浑身上下又摸、又搓,舔吮你老婆的小嫩穴吃汁不说,现在还要人家舔吃他的鸡巴,等下还用他的大鸡巴抽插你老婆的小骚穴,你说他坏不坏?哦!公公别舔了!哟!媳妇的小嫩穴好痒!公公!哦!好公公!媳妇想要嘛!别舔了!啊!」袁志海站起来,用浴巾擦拭一下脸,伸出舌舔了舔嘴角,他意犹未尽淫笑着对陈静雯,说:「骚穴是不是想要公公的大鸡巴插了?先舔舔公公的鸡巴!」跟着,袁志海按着陈静雯蹲下。

  陈静雯极力推脱,说:「嗯!不要嘛!好公公,媳妇从没舔过鸡巴,你就放过媳妇嘛,媳妇的小嫩穴让你的老鸡巴抽插就是了!求你了!」袁志海也不便强求,心想以後再找机会让这骚媳妇舔鸡巴,现在他的鸡巴已涨硬得难受,急需解决欲火。袁志海一把搂过陈静雯,把她的脸按向自己,和她亲起嘴,并把嘴角和嘴里残留的少许淫液往陈静雯嘴里送。

    陈静雯无奈只好张嘴品尝自己淫液的味道,她只觉一股淡淡的咸味,不是很好,心想:「公公怎麽会喜欢这种味道?却不知她的好公公不知吃过多少女人的淫液了,只不过今天吃得特别多,谁叫她这个做儿媳妇的如此娇美动人呢!五十七岁的老公公能得到二十四岁娇美的儿媳妇,怎不让他大吃特舔。」陈静雯娇声的说:「坏公公!味道一点都不好,你怎麽说好吃?害得媳妇流了这麽多淫水,羞死了!媳妇不依,媳妇要公公止住它嘛!」袁志海用涨硬的大鸡巴磨擦着嫩穴,淫笑着说:「好好!公公帮你止住。公公的大鸡巴专堵媳妇的嫩穴,不过要乖媳妇配合哦!」陈静雯扭动屁股迎合袁志海大鸡巴的磨擦,她一手搂着袁志海的脖子,一手抚摸着他的屁股,贴着袁志海耳边娇声,说:「嗯!现在媳妇全身光溜溜的!喔!摸也让你摸了!哦!舔也让你舔了!嗯!媳妇想不配合都不行了!噢!你尽管堵!哟!哦!不过你的鸡巴太粗大了!喔!媳妇怕受不了!啊!轻点插嘛!嗯!哦!啊!」原来袁志海已迫不及待,他手扶着大鸡巴对准陈静雯那小骚穴,顺着淫液:「噗滋」一声,大鸡巴进入了三分之一。

  虽然,陈静雯流了很多淫水作润滑,可毕她竟是第一次碰到如此粗长的大鸡巴,她老公的鸡巴只及袁志海的一半,又不是常常操她那小淫穴。所以,陈静雯的小嫩穴又紧、又窄。

  此刻陈静雯那骚嫩的小蜜穴紧紧地裹着大鸡巴,这让袁志海这个扒灰的色公公受用不已,他只觉得儿媳妇的 蜜穴紧紧包裹住大鸡巴,肉壁还轻轻蠕动。

  袁志海说:「嗯!哦!好舒服!尤物,真是尤物!啊!不但年轻貌美,小嫩穴还如此紧窄,我老袁真有艳福啊!」袁志海把大鸡巴抽出少许再慢慢前插,这样又抽、又插的慢慢弄了两分钟,大鸡巴已进入大半。

  陈静雯也慢慢适应了大鸡巴,她那含着大鸡巴的小嫩穴也涨开了,轻轻呻吟着说:「公公,你的鸡巴好大!噢!你要轻点地干媳妇!哦!好爽!啊!」袁志海说:「媳妇!爽的还在後头,你就等着挨公公的大鸡巴操吧!准备迎接公公的鸡巴吧!」陈静雯摆出一副任蜂采摘的淫荡姿态,说:「操吧!媳妇准备好了。」袁志海抽出大鸡巴,撑开陈静雯一条大腿,顺着淫水的润滑用力一顶:「噗滋」大鸡巴全根进入陈静雯那紧窄的嫩穴。

  陈静雯一脚着地,另一条腿被公公撑得老开,小嫩穴大开,挺着雪白的大胸脯,低头看着袁志海的大鸡巴在自己的小嫩穴里徐徐抽出,再狠狠地全根插入。

  陈静雯长长叹了口气,说:「哦!好大!大鸡巴好大!好舒服!公公你真好!大鸡巴用力操儿媳妇!公公,你的鸡巴怎麽这麽大!媳妇会被你操死的啊!」袁志海一手抄起陈静雯一条大腿,一手搂着她那柔软的腰肢,大鸡巴开始快速抽插着说:「骚媳妇,快叫,叫得越淫荡公公就越有劲头,大鸡巴越会操得你舒服!儿子呀,老爸爸不客气了,你老婆正在挨你老爸爸的大鸡巴操!你老婆好淫荡,大鸡巴操得她好舒服!骚媳妇快说,是不是?」陈静雯淫荡地大声呻吟着说:「大鸡巴公公,你的大鸡巴真好,儿媳妇让大鸡巴的坏公公操得好舒服!啊!哦!啊!老公,你老爸爸好坏,你知道你老爸爸在干嘛吗?他正在他的浴室里奸淫他的儿媳妇!你老爸爸现在光着身子在浴室里, 搂着你同样光着身子一丝不挂的老婆在操穴!你知道吗?他趁你不在家!哦!哦!用力!大鸡巴用力插!好舒服!你老爸爸趁你老婆洗澡时闯进来,二话不说对你老婆又摸、又捏、又舔、又吸,现在他用大鸡巴操起你老婆了!你老婆被你老爸爸操得好爽,他好会操穴!啊!大鸡巴公公,你真是操穴高手,儿媳妇让你操死了!啊!媳妇要来了!」陈静雯经过袁志海一番猛烈的进攻,很快就达到高潮,她那小嫩穴紧紧裹住大鸡巴,一股淫水流出,顺着鸡巴流到阴囊滴在地板上。袁志海也感觉到儿媳妇来了高潮,便放慢抽插节奏,轻抽慢插。

  陈静雯搂着袁志海,说:「公公,这样操媳妇好累,我的脚麻了,换个姿势吧!」袁志海站着抽插了十多分钟也觉得累人,就让儿媳转过身,双手扶着台面,大鸡巴从後面插进粉嫩的骚穴。

  陈静雯双手扶着台面,雪白丰满的香臀高高翘起, 向後耸动迎合袁志海大鸡巴的抽插。粉嫩的骚穴紧紧裹着大鸡巴,这让袁志海感到无与伦比的快感。

  袁志海对陈静雯的配合很满意,他一手按在陈静雯那雪白的香臀上抚摸,一手穿过腋窝握住她丰满白嫩的大奶子揉捏、搓弄。

  袁志海的那一根大鸡巴在陈静雯那小骚穴快速出入,插入时全根尽没,抽出时带出一片嫩肉,一丝丝的淫水也带出来。

  袁志海和陈静雯翁媳俩人的性器交合处黏满了淫液,小骚穴随着大鸡巴的抽插发出:「噗 滋、噗滋」性器官交合的淫声,夹杂着翁媳俩不时发出的淫声荡语,还有两人流出来的淫液所产生的味道,使整个浴室充满淫靡之气,一时间浴室里春意盎然,淫声不断。

  陈静雯的大奶随着袁志海的抽插而晃荡,袁志海紧紧抓住陈静雯那肥美白嫩的大奶子,生 怕一不留神会飞走似的。

  袁志海下面的大鸡巴狠狠地操着陈静雯,心想:「是啊!我想了这麽久,今天终於操到垂涎已久的风骚美丽的儿媳妇,怎不让我这个好色公公兴奋!」

  袁志海看着年轻娇美的陈静雯被自己操得淫声连连,扭腰摆臀的浪态,更激发了他的欲火,本就粗大的大鸡巴更形粗硬,像一根铁棍似的狠狠抽插着陈静雯。

  陈静雯被袁志海一番猛然的狠干,产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她完全抛开了翁媳乱伦的顾忌,一心享受着这美妙时刻,恨不得大鸡巴永远不要停,就这样抽插下去。

  陈静雯看着袁志海如此狠命地操自己,又从镜子里看着自己淫荡的样子和袁志海充满色欲的脸,更激起她压抑已久的情欲。

  陈静雯拚命地向後耸动、扭摆雪白肥美的大屁股,嘴里淫声连连的说:「操吧!公公!扒灰的坏公公!用你的大鸡巴!哦!啊!用力操!大鸡巴公公!媳妇的好公公!亲亲好公公!媳妇爱死你了!啊!媳妇爱死公公这条大鸡巴了!哦!喔!哦!媳妇好舒服!大鸡巴公公!你怎麽这麽会操穴!媳妇的嫩穴让公公操烂了!哦!好舒服!好爽!媳妇还是第一次让你门这些臭男人操得这麽舒服!好公公!哦!大鸡巴公公!操死媳妇算了!啊!」袁志海受到陈静雯的鼓励,干得更起劲了,看着自己黑亮的大鸡巴在陈静雯白晃晃的大屁股里出出、入入,再看见陈静雯摆肥臀拚命迎合的淫浪劲,从龟头传来阵阵快感,差点射精,忙抽出大鸡巴,忍住射精冲动。

  陈静雯小淫穴里一阵空虚,她回过头望着黏满淫液的大鸡巴,伸手握住大鸡巴揉搓,娇声,说:「公公!你射了?」说完。

  袁志海满脸淫笑着说:「还早呢!骚媳妇还没满足,公公怎麽敢射精?」陈静雯闻言,娇羞地投身进袁志海怀里,说:「不来了!你取笑媳妇!」袁志海顺势抱住陈静雯的大屁股一阵大力搓揉,望着香汗淋漓的陈静雯,说:「来,公公抱着你操穴。」陈静雯擡起一条腿搭在袁志海手弯里,另一条腿也被袁志海抱起,无处着力下只好双手紧紧搂住他。

    袁志海把陈静雯双腿搭在臂弯,双手抱紧雪白的肥臀,往身前一送,大鸡巴进入蜜穴,开始新一轮的冲击。

  陈静雯第一次被男人抱着干,她不顾一切地大声淫叫。袁志海抱着陈静雯在浴室里边走、边插,粗大的鸡巴次次尽没在陈静雯那小蜜穴里。

  陈静雯被袁志海这样抱着来抽插,大鸡巴次次直抵花心,淫水随着大鸡巴的抽插汩汩流出,滴在地板上。

  这时,袁志海和陈静雯双翁、媳俩又换了个姿势,袁志海把陈静雯放在浴盆边正操得起劲,陈静雯一脚着地,一只脚被袁志海扛在肩头,双手撑着墙,仰着雪白的肉体扭动屁股迎合地说:「哦!哦!公公!大鸡巴公公!媳妇被你操死了!好舒服!啊!媳妇要来了!用力!啊!」随着陈静雯那小嘴尖叫一声,她那小淫穴同时泄出一股阴精。

  袁志海阵阵快感涌上心头,知道快射精了,便加快速度,大鸡巴急速地在蜜穴出入,抱住陈静雯的大白屁股狠命往自己下体抽送。

  袁志海说:「骚媳妇!公公也要来了,快动屁股!」陈静雯感觉袁志海急速涨大的鸡巴在自己穴里一跳、一跳的,她知道袁志海快要射精了。於是,陈静雯鼓起余力耸动肥臀迎合,并大叫喊着陈静雯:「公公!别射在里面!媳妇会怀孕的!啊!」袁志海龟头一阵麻痒,忙抽出大鸡巴贴着儿媳的腹部抽动,精关一松,又浓、又稠的黄浊精液射了出来。

  陈静雯看着袁志海的大鸡巴射出的一股股浓稠的黄浊精液喷洒在小腹四周,少许还喷到她的胸部,大鸡巴每跳一下便有精液射出,整个射精过程持续了二十多秒才停止下来。

  袁志海搂着陈静雯坐在地板上,看着她娇喘吁吁、香汗淋漓的媳妇无力地躺在自己怀里,他知道陈静雯已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抱着陈静雯又亲、又摸,还说着肉麻的淫话。

  陈静雯埋头袁志海怀里,她不敢正视袁志海,好一会,说:「坏公公!弄得媳妇浑身是汗!看,你的精液弄得媳妇满身都是,坏死了!」袁志海说:「来,公公帮我的骚媳妇洗乾净。」跟着,袁志海拉起陈静雯开始冲洗。

  饭後,已是八点多了,陈静雯先上楼,把自己关在卧室里,心里又羞、又喜,羞的是居然和袁志海发生了性关系;喜的是袁志海的鸡巴好大,耐力久,操得她好舒服,有了袁志海,她以後再也不用独守空闺了。陈静雯看吃饭时袁志海色眯眯的样子,袁志海说等会还会再来,还要给她看样刺激的东西。

    陈静雯想到这,她起身把衣裤都脱光,只套了件白色透明的丝质吊带睡裙,睡裙很短,只包裹住浑圆挺翘的大屁股,胸开得很低,两只白嫩的大奶子露出大半,粉红色乳头也透过睡裙凸现,诱人之极。

  果然传来上楼声,到了二楼脚步声停下来,陈静雯既怕脚步往自己这边走来,又希望能向自己走来。

  这时袁志海走到陈静雯门前敲门,只听里面陈静雯娇滴滴地回答:「门没锁。」袁志海开门走进卧室,手里拿着两盘光碟,他看着陈静雯媳近乎赤裸的肉体说:「静雯,我们先看看影碟,这是我从隔壁老李头那借的,很好看。看不看?」陈静雯妩媚地瞟了袁志海一眼,娇羞地说:「是甚麽片子啊?既然公公要媳妇看,媳妇就看呗!」袁志海忙把光碟放进影碟机并打开电视,陈静雯坐到宽大的沙发上,袁志海也紧挨着她坐下。这时萤幕出现片名[公媳淫事]。接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少妇一丝 不挂的躺在床上,一手抚摸白嫩的大奶子,一手抚摸骚穴。

  饥渴的少妇正在房内自慰,门外一个老头推开一条门缝在偷看,并拉出大鸡巴搓弄。不一会,他脱光衣服走进房间,美丽的少妇大吃一惊,说:「公公,你干甚麽!」公公不说话,上床搂住儿媳妇又摸、又亲,他儿媳妇只挣紮了几下便任由他肆意淫弄。公公扒开儿媳的双腿露出粉嫩的骚穴,伸出舌头舔吮起来,儿媳妇顿时淫声浪叫。

  陈静雯娇羞地说:「公公你好坏,叫儿媳妇看这种片子!」袁志海一把楼过陈静雯,说:「怕甚麽,你又不是没被公公操过。你看,电视里也是公公操儿媳妇,来,我们照着里面的动作搞,今晚让公公好好操操你的小嫩骚穴。」

  袁志海说完把陈静雯睡裙的裙摆撩到腰间,吊带也拉下,白白嫩嫩的大奶子和粉红色的嫩穴一览无遗,站起来把自己的衣裤脱光,大鸡巴已坚硬如铁。

  袁志海仔细地看着陈静雯诱人的肉体,他刚才在浴室只顾猛操陈静雯,这才发现陈静雯的肉体比想像中还诱人,披肩的秀发、白晰漂亮的瓜子脸、妩媚的柳凤眼、湿润的红唇;腋窝刮得乾乾净净,显得那麽光滑洁白;36D的白嫩大奶子娇人 地挺立着,没有一丝下垂;纤纤细腰柔若无骨,雪白晃眼的肥美大屁股向後高高翘起;光滑细嫩的大腿,涂着粉红色指甲油的脚丫白白嫩嫩的,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青春少妇的诱人气息。

  袁志海把陈静雯的脚丫捧在手心,放在鼻端轻轻嗅着淡淡的香气,并一一舔吮十个脚趾,慢慢地移到小腿、大腿,把陈静雯翻过身,使陈静雯趴伏翘着雪白肥美的大屁股,又由脚跟吻到腿弯。一边捏着肥美的臀、一边舔吮。

  舔了一会,袁志海再次把陈静雯翻过身,并让她坐在沙发上,吻着湿润的红唇,袁志海和陈静雯翁媳俩口舌相缠,「啧啧」声不断。

  接着,袁志海下移到陈静雯光洁的腋窝,嗅舔着她那年青诱人的香甜气息,嘴滑到白嫩的大奶子,一边把粉嫩的乳头含进嘴里舔吮,一边搓揉肥白大奶,大鸡巴不停地磨擦着陈静雯的骚穴。

  袁志海接着蹲下身移到陈静雯的小腹,扒开她双腿,陈静雯那小骚穴已流出丝丝淫液。陈静雯两脚搭在袁志海肩头,看着电视里公公舔着儿媳的骚穴,听着翁媳俩的骚言淫语,自己的下体再受到她的公公的舔弄吮吸,刺激得她淫液流得更多,嘴里也淫浪大叫着说:「公公!你好会舔媳妇!好公公!你的舌头好棒,舔得媳妇好舒服!」这时电视画面一转,公公躺在床上,儿媳妇伏在公公胯下帮公公吹箫。儿媳妇那娇美的脸不停地上下晃动,只见公公粗长的大鸡巴不断在儿媳妇的嘴里出出、入入。

  袁志海这时也回过头看见了这场景,他擡头对着媚眼如丝的陈静雯,说:「静雯,你看她在帮公公吹箫,吹得多有味,你也帮公公吹吹箫。」跟着,袁志海站了起来,他把他那一翘、一翘的大鸡巴移到陈静雯面前。

  陈静雯娇媚地说:「坏公公,你哪里有箫?媳妇又不会吹箫!再说电视里儿媳妇明明在吃她公公的鸡巴!」袁志海用手抖了抖大鸡巴,说:「嘿嘿,公公说的吹箫就是吃鸡巴,公公的箫在这,还是大箫哦!」陈静雯说:「呸!媳妇才不吃公公的臭鸡巴!嗯!」但是,在陈静雯的话没说完,袁志海已把大鸡巴塞进她的小嘴里。而陈静雯虽说嘴里拒绝,可是她看了电视里儿媳妇吃公公大鸡巴的淫荡劲,好像是种享受,心里也想尝试这种滋味。虽说陈静雯刚刚和袁志海发生了性关系,但她毕竟害羞,不敢主动,现在袁志海强行把大鸡巴塞进嘴里,陈静雯也就势含着大鸡巴吞吞、吐吐。

  陈静雯学着吮吸龟头、舔卵蛋,并把大鸡巴含进嘴里舔弄,心想难怪那个儿媳妇吃得这麽起劲,大鸡巴的滋味确实不错。

  陈静雯擡头看着袁志海享受的样子,问:「公公,媳妇舔得你舒服吗?」袁志海说:「嗯,还不错!嘴张大些,小心牙齿别咬到公公的大鸡巴!哦!对,就这样!好爽!哎!咬到公公的鸡巴了!」陈静雯说:「坏公公,谁让你的臭鸡巴这麽大,媳妇的嘴都含不下了!看媳妇不咬烂你的臭鸡巴,免得它以後再作怪,再来欺负媳妇!公公!大鸡巴公公,你的鸡巴怎麽这麽粗大?」袁志海说:「骚媳妇,公公的鸡巴大吧?比我儿子的大多了吧?」陈静雯说:「你要死了,这样玩弄你的儿媳妇!坏鸡巴公公,你儿子的鸡巴都没让媳妇吃过,倒让你这个扒灰的坏公公尝了鲜!」这时电视又传来「啧啧」声,原来那对翁媳换了花样,公公在下面,儿媳妇在上面,正用六、九式互相口交。儿媳妇的大白屁股紧贴着公公的嘴,一手抓着大鸡巴舔吸,一手搓弄阴囊,公公则扒开儿媳妇的小骚穴伸出舌舔吮。

  陈静雯在袁志海的示意下,她横躺在沙发上,肥臀靠着沙发扶手,张开双腿,使她的小骚穴更形凸出。

  袁志海也上了沙发,跨骑在陈静雯身上,大鸡巴塞入儿陈静雯的小嘴里,他双手抱住陈静雯肥美的大屁股,嘴凑向骚穴,大鸡巴挺动着向陈静雯里抽插,直搞得陈静雯:「呜呜」淫叫。

  接着,两人又互换位置,袁志海在下,陈静雯在上,翁媳俩边看电视边疯狂地口交。

  袁志海被陈静雯舔得涨硬难受,他便从陈静雯那小嘴里抽出大鸡巴,把陈静雯的肥臀移到沙发边缘让她坐着,大鸡巴对准骚穴:「噗滋」一声插入。

  陈静雯说:「啊!公公!大鸡巴公公!会操媳妇的大鸡巴公公!大鸡巴好粗大,操得媳妇好舒服!你怎麽这麽会操媳妇,媳妇的穴让公公操烂了!老公,你老爸爸在扒灰!你知道吗?你老爸爸正在你的卧室里操着你老婆!你老爸爸好会操穴!哦!大鸡巴好大!公公!媳妇的好公公!大鸡巴公公!你竟然在你儿子的房间把他的老婆给操了!」陈静雯的小嫩穴紧紧地夹着大鸡巴,两片阴唇随着大鸡巴的抽插翻入、翻出,并带出丝丝淫水。

  袁志海听着陈静雯的淫语,大鸡巴操得更起劲了,他说:「骚媳妇,公公操得你舒服吧?真骚,嫩穴真紧,夹得公公的大鸡巴好爽,今晚公公要把我的骚媳妇操上一夜才够。」陈静雯说:「操吧!大鸡巴公公!今晚儿媳妇任公公操,你想怎麽操就怎麽操!啊!大鸡巴插到花心了!用力!哦!媳妇要来了!不要停!大鸡巴操得媳妇好舒服!来了!啊!啊!」陈静雯在大声淫叫声中来了第一次高潮,她的双手紧紧搂住袁志海,双腿也紧紧缠住他的腰。

  袁志海一边轻抽、慢插,一边淫笑着说:「骚媳妇,公公的大鸡巴操得如何,不错吧?」陈静雯经过袁志海这样一搞,淫心又起,她也顾不得害羞,淫浪毕现的说:「大鸡巴公公你真好,操得媳妇好舒服,媳妇从没这麽舒服过!嗯!媳妇还要!」袁志海说:「公公的骚媳妇还要甚麽?」

  陈静雯说:「嗯,儿媳妇还要!还要公公的大鸡巴操媳妇的小骚穴。」袁志海说:「好,公公的大鸡巴来了!」

  接着,袁志海开始猛烈的抽插,大鸡巴下下直达穴底,把陈静雯泄出的骚水也挤得往外溅了出去。

  不久,袁志海和陈静雯翁、媳俩又换了个性交姿势,袁志海抱起陈静雯边走边操,一步、一步向大床走去。陈静雯的花心被袁志海的大龟头上下撞击,生出阵阵酥麻,流出的淫液滴到地板上。

  袁志海抱着陈静雯来到床边坐下,陈静雯紧紧搂住袁志海,双脚撑在床上,耸动白嫩肥美的大屁股上下起落,不时响起「噗滋、噗滋」性器交合的淫声。

  袁志海也抱住陈静雯的肥臀擡起放下,擡起放下,粗长的大鸡巴不停地在陈静雯那小骚穴里出入。

  在床上,袁志海和陈静雯翁、媳俩照着电视里的姿势不停地变换着性交动作,这样形成电视里老公公在狠操娇美的儿媳妇,现实里同样的公公也抱着睡裙撩到腰际的儿媳妇大操、特操。

  当片长达五十分钟的翁媳淫乱的片子放完时,袁志海还抱着陈静雯不放,粗大的鸡巴仍没有射精的兆头,依然猛操不休。

  陈静雯直被袁志海操得欲仙、欲死,媚眼欲睡,又来了三次高潮。

  终於在陈静雯来第五次高潮时袁志海也达到极限,龟头一阵麻痒,忙抽出大鸡巴对着陈静雯的嘴射出一股浓浓的精液。

  陈静雯在淫欲中张嘴接受了她丈夫父亲的精液,并含着大鸡巴吸吮,把鸡巴上黏着的淫液舔食得乾乾、净净。

  跟着的日子里,袁志海和陈静雯翁、媳俩日、夜都不断地放纵地性爱,三个月後,当袁永祥从美国回来後,陈静雯告诉袁永祥一个喜讯;她有喜了。

  【完】
上一篇:害羞的珍妮 下一篇:黄金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