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情殇2】

【情殇2】

添加:来源:joshkole.com人气:17423

情殇2
作者:腹部虐待
  (看到朋友们的回复,很高兴,不是不想发完,实在是写东西很辛苦,今天
刚刚写出来了第二章,因为不能注明是原创,所以,让大家误会了。现谢谢大家
的支持吧)
                第二章
  “走开!别啊……”还没有等伊容说完,小兵的一个下勾拳,打在她柔软的
小肚子上,伊容感觉,这一圈不象是打上去的,应该是掏进她的小肚子里,她禁
锢在小肚子里的肠子猛的跳动了一下,那种震动,好象让她那兜满肠子的小肚子
再也承受不住,任由那疼痛的肠子在自己的小肚子里来回的翻滚跳动,就在她疼
痛的玩下腰去的时候,感觉自己原本绷紧了的屁股,猛然间被扒开,娇嫩的肛门,
甚至感觉到了凉凉的空气。伊容想再次绷紧屁股,但是小肚子里的疼痛,让她浑
身没有了力气,软软的忍耐着疼痛。
  “哈哈,何必呢四奶奶,现在连小兵都不待见你。”刘管家看到这里得意的
笑着。伊容抬起头来,刚想说什么。突然觉得肛门有什么东西猛的塞了进去,直
接顶着自己的直肠,转动着向继续深入,突然异物进入的感觉和惊诧,让伊容身
体颤抖起来。
  “让,让他们住手!”伊容惊慌的看着刘管家说着,但是,此时的刘管家正
在低头悠闲的喝着茶。
  “求我了?那你就说呀?”刘管家头慢慢的抬起头,看了一眼伊容说,但是
随即又大声的呵斥两个小兵。
  “看我干什么呀,没看见我跟四奶奶说话呢吗?干你们的活!”两个小兵听
到呵斥,答应了一声,把管子狠狠的又插进去了一截!
  “啊!不要……”管子深入肠道摩擦肠壁的恐惧让伊容眼神开始散乱,刘管
家转住了这个机会,走了过去,一把捏着伊容的下巴,坏笑着说:“叫的那么开
心?捅你什么地方了?”伊容咬住嘴唇猛的摔开刘管家的手。
  “继续!”刘管家摘下眼睛,掏出手帕擦拭着,同时命令着两个小兵。两个
士兵继续把管子转动着传过伊容的直肠。伊容感觉到粗糙的管子在自己柔嫩的肠
壁上转动着摩擦,那种怪异的感觉,让伊容挺直了身体,无奈的大叫着。
  蹲在面前的士兵,用手在她的小肚子上揉捏着,仿佛在摸索捅进伊容肠子深
处的管子,肠子随时要被捅破的恐惧让伊容眼光弥散,不自主的扭头看着身后。
  “让他们停呀,不行了。快!不,别捅了!”伊容的喊叫好象带着哭腔,这
样的感觉,是她以前没有经历过的。
  “停!”刘管家重新戴上眼睛,看着伊容。
  “四奶奶,想通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嘛?”伊容带着哭腔对刘管家喊叫着。
  “说呀,你和张副官是怎么回事?”刘管家边忙伊容整理着头发,边关切的
问。
  “你放他走吧,都是我的事!”
  “还是迷呀,你们继续吧。”刘管家说完,挥了挥手。然后转身又坐了下去。
  伊容身后的士兵,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这口气狠狠的吹进了伊容的肚子
里!
  “啊!!”伊容冷不防后边这一下,只觉得一股热气直冲到自己的肠子里,
“嗯~~”伊容咬紧嘴唇哼着,同时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前方,身体僵直。片刻有松
懈了下来,随即,身体疯狂的扭着想甩开进入她身体的管子。
  “他们在干什么呢?恩?”刘管家坐在那里,坏笑的问,同时,向士兵摆了
一下手让他们继续。
  “你让他们停……啊!”没有等伊容说完,又一口气狠狠的钻进她的肠子里,
堆积在伊容那弯曲的肠道里面分散不开。
  “啊~~别,别往我肚子里吹气……啊!涨!涨死了!”那种涨涨的,扎扎的
疼痛,折磨着伊容的肠子,原先就已经膨胀出来的小肚子,现在明显的又涨出来
了。她叫喊着,两只脚徒劳的在地上踢蹬着。身体弯曲这,想要减缓小肚子里的
涨痛。但是,第三口气依旧不依不饶的冲进她柔弱的肠子里。让她的身体猛的挺
直起来,大大的小肚子高高的隆起,柔嫩的肚皮快速的颤抖着。
  “……肚子!啊!停,停下来,我说,我什么都说!”伊容大声的叫喊着,
双手把吊着她的绳子拉的嘎吱乱响。
  “大个!好样的!不愧是杀猪的出身!”刘管家没有理会伊容的话,拍着巴
掌向伊容身后的那个小兵伸出了大拇指。那小兵把嘴松开,用手指堵住管子,向
刘管家憨厚的笑了笑。
  “下面该怎么招了?”刘管家大声的问两个小兵。
  “按杀猪的方法,下面应该擀气儿了。”
  “来来来,别废话,赶快干,四奶奶等着呢。”刘管家不耐烦的催促着两个
小兵。
  “不,不,不要……”伊容听到他们的对话,慌乱的看着三个人。但是,小
兵们并没有听她说什么,一个小兵再次在她面前蹲下来,一手抓进伊容的后腰,
然后,把拳头顶在了伊容小肚子最突出的地方。
  “你要干什么!快让他们停……呃~~~~~ ”没有等伊容说完,那个士兵就开
始转动着拳头,在伊容那灌满气体的小肚子上揉动着。伊容感觉到,堆积在大肠
里那硬块般的气体被生硬的推挤着在整个小肚子里弥散开来,在她涨鼓鼓的小肚
子里面四处乱窜,冲撞着她柔软的肠壁。
  “别揉,别揉啊,求求你,别,啊!”那种怪异的疼痛,开是让伊容语无伦
次,不停的扭动着身体徒劳的躲避着身前大汉的拳头的挤揉。
  “揉你什么地方了呢?叫的那么惨!”刘管家明知顾问的坏笑着。
  “不要揉我的肚子,啊!肠子!”伴随着那小兵的使劲搅动拳头,伊容疼的
汗流浃背,撕心裂肺的喊着。
  “我喜欢你这声音,要说的让我满意,我会考虑让他们停下来的哦?”刘管
家端起茶壶,喝了一口。
  “让他们停啊,我全都说”伊容的身体痉挛着,绝望的叫着。
  “你说了他们才停呢,小傻瓜”刘管家悠闲的放下茶壶,翘起了二郎腿。
  他的话音刚刚落地,第四口气的硬硬的进入伊容原本已经狂乱的肠道。现在,
她的小肚子已经不可思意的涨了起来。
  “别吹了,我的肚子要涨破了!啊!求求你,求求你了!”伊容痛哭着说着。
在她面前的小兵回头看着刘管家,停了下来。
  “恩?谁让你们停的?”刘管家站起来,走到伊容面前,用手使劲的在伊容
涨大的小肚子中央使劲的按了下去!
  “啊!”
  “还不是很硬呀!我看还能吹进去一点。”
  “不,不要,我说,我说……求你,别再让他往我肚子里吹气了……”伊容
慌忙的说着。
  “这还不容易!那你就说了。”刘管家说着,用手有猛的捅在伊容的小肚子
上!然后开始使劲的晃动着手指。
  “啊!!”伊容本能地弯腰,但是,被后边的小兵死死的顶住,动弹不得,
肠子承受着气体的涨痛和刘管家手的挤压,双重的疼痛让巨大的肠鸣从伊容膨胀
的小肚子里滚动的响起。
  “啊~~~ 别……肚子……涨……”伊容叫着,仰起了头,凌乱的头发将汗水
飞溅了出来。
  “现在可以说了吧?”刘管家把手放开,掏出手帕,擦着手上伊容流淌的汗
水。
  “……我说……信是我写的,我约他见面……”伊容喘息着说着。
  “见了面都做了什么?”刘管家用手帕继续擦拭着飞溅在眼镜上的汗水,漫
不经心的问。后面的小兵知趣的把软皮管子打了个节,不让里面的气体跑出来,
然后接过同伴递过来的烟,坐在地上看着两个人的对话。
  “见了面,就做……做……”伊容犹豫着,说不下去了。
  “做!做!做什么?”刘管家好象气急败坏的用拳头狠狠的打在伊容的小肚
子上,“啊!!恩!……”伊容疼痛的颤抖这身体,痛苦拧动这吊着她收的绳子。
艰难的喘息着。
  “真是个淫荡的大肚子!快说!做什么”刘管家端详着伊容被迫腆着的鼓胀
的肚子,在上面拍了拍说。
  “……我……我和他……见面……上床……做……做那事。”伊容惊恐的喘
息着说着。说完后羞愧的把脸扭了过去。
  “那事?那事是什么事呀?”刘管家心不在焉的问着,一手拿起了桌子上的
马鞭,端详着这只生牛皮编制成铁棍一样坚硬的马鞭说。
  伊容没有回答他的话,把头深深地低了下去。
  “这样可不行,你得说呀!”说着刘管家用手中的马鞭挑起伊容的下巴。伊
容狠狠的瞪了刘管家一眼,然后倔强的甩了甩头,想挣脱马鞭的戏弄。刘管家好
像预料到似的,自嘲的笑了笑。
  “别心急,一会会有好东西给你玩的哦,嘿嘿!”说完,他扭头对身后的小
兵命令着说:“吧咱的胭脂马牵过来,让四奶奶尝尝鲜!”
  “好嘞!”两个士兵高兴的答应这,兴高采烈的跑了出去。从士兵和刘管家
拿兴奋的眼神里,伊容感觉这个叫“胭脂马”的东西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她的
眼神有点慌乱。但是,刘管家的马鞭在她脖子上摩擦着向下滑动这,那种硬硬粗
糙的感觉,把她的眼神又拉了回来。
  “说说,张副官你们是怎么玩的。”说这他用马鞭轻轻的挑开遮挡胸部的衣
衫,用硬硬的马鞭在伊容的乳头上轻轻的拨弄。
  “下贱!”伊容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大声的骂着。刘管家似乎没有因为伊
容的咒骂而恼怒,抬眼看了伊容那因为羞愧而涨红的脸。突然一马鞭狠狠地打在
伊容左边那乳房上,伊容那肥大的乳房顿时剧烈的晃动了起来,白嫩的乳房上一
条猩红的鞭痕跳跃的穿越伊容那粉红色的乳头上。
  “啊!”伊容惨叫这,身体弯了下来,忍耐着疼痛。
  “听说……张副官喜欢玩女人的肚脐眼?”刘管家没有理会伊容痛苦的叫喊,
继续心平气和的问着。
  “你,你,不得好死!”伊容喘息这咒骂这刘管家。但是,刘管家对这些好
像并不在意,继续把马鞭移向伊容因为绳子的进勒而鼓胀的小肚子,把马鞭的顶
端轻轻的在伊容那已经被勒的张开的肚脐眼上,轻轻的用马鞭的顶端挑动着伊容
肚脐眼底部那娇嫩的肉结。
  “放开我……”伊容的喘息好像更加的剧烈了,身体也开始猛烈的挣扎起来。
刘管家看这她这样的表现,笑了笑,然后耐心的蹲了下来,继续用马鞭轻轻的在
伊容的肚脐眼里戳弄着。
  “啊,别……”伊容强烈的挣扎着扭动着身体,但是,嘴里却轻轻的叫出声
来。
  “别什么呀?要说清楚哦。”刘管家依旧是漫不经心的说着。
  “别捅我肚……”没有说完,伊容就咬紧嘴唇,低下头,凌乱的长发遮挡住
了她那滚烫的脸庞。
  “嘿嘿,有意思!”刘管家抬头看到了伊容的表情,高兴的说了一句,然后
把马鞭狠狠的戳到伊容的肚脐里面……
  “啊!恩~~~~~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伊容惊呼了起来。那种被硬物戳入肚
脐带来的奇怪的感觉,超过了所承受的疼痛,刚才枪管是那种粗粗的圆圆的,和
现在这个细细的鞭子对比起来,那种是顿顿的疼痛,而现在是那种尖锐的东西直
接戳刺在肚脐底部那细小的褶皱里面,尖锐的疼痛直接穿过那些复杂的褶皱,在
她的肠子里穿越,冲撞。
  “说!说!快说!”刘管家开始急躁的戳动着手中的皮鞭,然后使劲的在伊
容的肚脐眼里面快速的搅动起来。
  “啊~~~~~ 肚子!”伊容绷紧身体,忍受着肚脐被戳的疼痛。就在这个时候,
一阵“吱嘎”的声音打断了刘管家的动作,他转头看去,见两个士兵推着一个木
头架子走了进来。
  “要你欲生欲死的低下来了。”刘管家对着伊容笑了笑说。
  伊容看着这个架子,一个木板被立着固定在架子上,木板的前面,固定着一
个方形的框架,框架的横板上有一个海碗口大小的圆洞,一个大小和圆洞差不多
的短原木穿过圆洞,上面有绳子达拉在上面,立着的木板上也有一个小圆洞,伊
容看着这个奇怪的木架,不知道会有上面发生在这个木架上。
  “把四奶奶请上去吧?”刘管家命令着小兵,两个小兵把伊容从花廊上解了
下来,然后,棒在了木头架子上立着的木板上面,把木头框中间的原木顶在了伊
容膨胀的小肚子上,然后吧绳子穿过木板的小孔,在后面打了个结,将一根长长
的撬棒穿过绑好的绳子里。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伊容因为恐惧大声的叫着,由于双手没有固定,
她用手使劲的推着顶在自己小肚子上的原木。那根原木好像是定做的一样,将伊
容肚脐以下,耻骨以上的小肚子完全的覆盖起来。
  “还是说了吧?你们见面到底都做了什么?”刘管家用马鞭敲打着自己的手
心,看着伊容说。
  “你放我下来!”伊容大声的对刘管家喊着。刘管家好像没有听见一样,摇
了摇头,然后向后面一挥手。两个士兵同时推拉着木棒,顿时,穿过木棒的绳索
开始收紧,带动着完全覆盖伊容小肚子的原木,开始向伊容呢膨胀的小肚子里面
挤压过来,“啊!!不要……”伊容恐怖的拍打着挤压她小肚子的原木,因为肚
子里的肠子由于肚子被勒,已经相当的鼓胀,再也容不得任何的挤压。但是,随
着绳子收紧的“咯吱”正,这个原木正在逐渐的压紧自己的小肚子,让小肚子内
的肠子拥挤着蠕动着,肠子里原先被吹进去的气体,这个时候使劲的向外顶着,
膨胀着她的肠子,肚子里面的胀痛伴随着原木对她小肚子越来越打的压力,让她
的小肚子方佛要爆炸一样的疼痛,要命的是,原木覆盖了她整个的小肚子,让她
肚子里面拥挤的肠子无处遁逃,只有肠子里的气体,膨胀着,乱窜着,折磨着她
原本拥挤脆弱的肠子。
  “啊~~~~~~~~肚子……啊肚子!……要炸……恩~~~~~~~~~ ”逐渐加大的挤
压。让伊容叫喊了出来。
  “说出来吧?您这是何苦呢?”刘管家一边耐心的劝导着,一边帮着伊容整
理着头发。
  伊容喘息着,徒劳的用双手拍打着已经深深挤压着自己小肚子的原木,但是
没有等她喘息多久,绳子又在“吱嘎”声中再次收紧,那覆盖她整个小肚子的原
木,固执的挤压着她已经扁扁的小肚子。
  “哦~~~ 不,不要呀……”伊容大声的惨叫着,突然刘管家猛的抬起叫狠狠
的跺在挤压在伊容肚子上的原木上!强大的冲击力量,通过原木传到到伊容那已
经不看折磨的小肚子上!
  “啊哈!”伊容的这个叫声完全是被那原木的震荡给挤压出来的,那肚子里
面钻心一样的痛楚,让伊容双手按在原木上支撑着身体。喘息着。当她看到刘管
家再次抬起脚的身后,伊容喊了出来。
  “不要,我说,我什么都说!”她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疼痛了,苍白的脸好
像宣告了她忍耐的极限。
  “这多好,放开她。”刘管家命令着,两个士兵猛的松开缠绕着绳子的木棒,
顿时那挤压伊容小肚子的原木快速的从架子上脱落,掉在了地上。那些被挤开的
肠子猛然间又充满了她的小肚子,相互拥挤着,蠕动着。伊容的身体好像完全垮
了下来,瘫软的挂在架子上,眼光空洞的看着前方,喘息着,但是,她的小肚子
好象比以前更加的膨胀了,软软的凸出着。
  “休息一下,慢慢的说。”刘管家端着茶壶走了过来,把茶壶凑在伊容的嘴
边,看着伊容贪婪的喝着,“好好想想,你和张副官,是怎么认识的?”
  “我说,我什么都说……别,别再折磨我了……”伊容好像崩溃了一样,反
复的说着。
  “听说张副官喜欢玩女人的肚脐,你的让他玩过吗?”刘管家调侃着说着。
  “我,我没有……”伊容喘息着回答着。
  “没有?”刘管家说着,抬起了手。伊容看到刘管家抬起的收,突然慌张的
说:“啊!有,有过的,不要再折磨我了!”同时看着刘管家转到了自己的身后。
  “说来听听,我也好跟大帅汇报呀。”刘管家说着拿起已经深深的进入伊容
身体的管子。
  “他……他喜欢捅我的……肚,肚脐……”伊容说完羞愧的低下头去。
  “那……你怎么勾引他捅的呢?”刘管家一边问,一边轻轻的用管子敲打着
伊容膨胀的小肚子。
  “我没有勾引……不,我……我把肚脐露出来……让他用手指捅……”伊容
惊慌的盯着刘管家手里的管子,语无伦次的说着。
  “你怎么对他说的呢?”刘管家一边问,一边欣赏着那根细长的管子。
  “我……我……我说:你来捅我的肚脐吧……”伊容惊恐的看着已经转到她
面前的刘管家。
  “好象不是吧?再想想?”说着刘管家轻轻的一扽手里的管子。
  “啊!不要!……我说……我的肚脐好痒,你来捅我吧!”深入伊容肠道里
的管子突然的抽动,让伊容紧张挺起小肚子,让屁股夹紧,然后慌忙的说着。
  “哦?这样就能勾到男人?”说着想傍边的士兵使了一个眼色。士兵知趣的
走了过来。一把斯开了伊容的内裤,把管子从她的胯下穿了过来。
  “啊!你们干什么?我说,我说!”粗糙的管子摩擦着伊容娇嫩的下体,让
她预感到了不妙,急忙用手遮挡着逐渐的下体,慌忙的说着。
  “我对你说的不满意呀。”刘管家微笑着说着,然后退到了椅子旁坐下。说
完,傍边的士兵开始猛的一拉管子,粗糙的管子头在伊容的肠壁上狠狠的刮了一
下,这样的感觉让伊容打了一个激灵,小肚子猛的挺了起来!就在她的小肚子刚
刚的挺起来,那士兵的拳头重重的打在她肚脐下面的小肚子上。小肚子上的重击
让伊容猛的弯下腰,粗糙的管子不间断的挂擦着伊容的肠壁,从她的肠子里被拽
出了身体,那种抽肠般的痛楚让伊容身体僵直的挺立着,紧接着就是伊容撕心裂
肺的惨叫!
  “啊~~~~~~~~肠子!我的肠子呀!”大叫之后,伊容好像虚脱一样瘫软下来,
双手使劲的抓着自己的小肚子,身体后面发出“噼哩噗噜”排气声。这种声音让
伊容羞愧难当。深深的低下头,难受着这样的声音和感觉赶快的结束。
  “要不要再来一次呢?”刘管家看着伊容说着,两个小兵也准备再重新把管
子塞进去。
  “不,不,不要!我说!你到底想听什么呀!住手!别,别戳那里!”伊容
感觉两个士兵要把管子再次的塞进去,猛的抬起头大声的说。
  “那让我戳什么地方呢?”刘管家不耐烦的掏着耳朵说。
  “嗯……戳我的肚脐吧!我求你,戳我的肚脐吧!”伊容慌张的语无伦次。
  “你就是这样逗引张副官的吗?”
  “我……我会跟他说……你看我的肚脐……啊!别塞进去了,我的肚脐有多
淫荡……快来戳进我的肚脐吧……啊,不要呀……让他们停……”伊容慌乱的说
着,同时晃动着身体,躲避着两个士兵在后面用管子摩擦着她的肛门。
  “你的肚脐眼是不是又大有淫荡呢?”刘管家继续心不在焉的问着。
  “嗯,是!又大又淫荡……”伊容羞愧的咬着下嘴唇,“然后呢?
  “然后,他就会用手指狠狠地捅我的肚脐……求求你别让他们再戳进来了!”
伊容感觉到管子又重新的进入自己的直肠里,痛苦的哀求着。
  “他戳你的肚脐眼的时候,你是怎么叫的呢?”刘管家依旧没有理会伊容的
哀求,不紧不慢的问。
  “我……我像叫床一样叫……”
  “学给我听了。”刘管家自顾自的问着,眼睛也不看伊容。伊容此时已经喘
息着,忍受着管子的再次进入。
  “还是不说呀?你们两个,帮四姨太揉着肚子,这个淫荡的大肚子需要人摸
的哦。”刘管家轻描淡写的命令着。一个士兵从后面拉着伊容的胳膊,另一个士
兵,用胳膊肘顶在伊容的小肚子最突出的地方,在她那鼓胀的小肚子上使劲转动
着胳膊肘……
  “啊!!呃~~~ 我的肚子……肚子要破了……”伊容那刚刚休息了一会的肠
子又开始翻腾起来。
  “肚子破了?你的大肚子里面有什么呀?”刘管家调侃着问着。
  “肚子里都是气,涨得厉害,我的肠子呀!啊~~~ 别挤了……”伊容叫喊着,
身体也随着那士兵的搅动扭动着。
  “你就是对张副官这么叫的吗?”刘管家继续问。
  “是,是!别捣……别捣我的肚子……求你……”伊容的小肚子象一个被人
揉捏的面团来回晃动着变换着形状。
  “停下来吧,让她说话!”那士兵听到命令停了下来。
  “他……他也喜欢玩我的肚脐……”伊容喘息着说着,“这个我知道了,再
没有新鲜的,我还有新办法等着试呢。”刘管家不耐烦的说着。
  “有,有,我会说,来吧,捅我淫荡的肚脐吧,就像你干我那样!”伊容艰
难的说着。
  “你会怎么叫呢?叫给我听。”
  “我会,我会……”伊容小声的说着,“你们俩,再给四奶奶吹进去点,让
她提提神!”
  “不要再吹气了!你戳我的肚脐眼好不好?”伊容慌忙的说着。
  “吹到什么地方呢?”
  “从我的那个地方吹到我肠子里!啊!不要!”伊容大叫着,她明显的感觉
到一股气体再次冲过肠道,进入自己的肚子!
  “从什么地方吹!”
  “从我的,从我的屁眼呀!……”伊容绝望的叫喊着。
  “你是怎么叫床的?怎么现在还不说呀!”
  “你捅我的肚脐,我叫给你听呀,不要再往我肚子里吹气了!”
  “好呀!你喜欢叫,就让你叫个够!”刘管家走到她的面前,猛地吧手指戳
进了伊容的肚脐眼里!
  “说!你怎么说给他听的?!”
  “啊~~~ 捅我淫荡的肚脐吧!把我的肚脐眼戳烂!”伊容感觉刘管家的手指
在自己的肚脐里面转动着,蹂躏着自己肚脐里面的褶皱,手指的力道在她的肚脐
里一路长趋直入,穿越在自己的肚肠之间。
  “让谁捅,也算在省城里面读过书人!话都不会说!”说着用手使劲的抠着
伊容的肚脐眼,让伊容的小肚子再次膨大了起来。
  “……刘管家!刘管家!你来捅伊容……淫荡的肚脐吧!”伊容咬着牙,忍
受着剧烈的疼痛说着。
  “你最好叫的浪一点!想不想让我操你?!”刘管家说着,在伊容的小肚子
上狠狠的打了一拳!
  “啊!!我……想……想让……刘管家……捅着我的肚脐眼……操我!”因
为肚脐被捅得很深,肠子被缴着,这种打法让伊容感觉格外疼痛,肚子里面肠子
抽筋一样的蠕动起来。
  “他妈的。临死也要拉上老子!”说着,刘管家猛的把手指抽了出来,紧接
着,就是一脚狠狠的跺在伊容的小肚子上。
  “啊!!!”伊容惨叫一声,双手捧着肚子,愤恨的看着刘管家。
  “想让我一起死,我看今天谁先死!”刘管家说完,用手帕擦着手。对着两
个士兵大喊着:“你们是死人呀!给四奶奶来个张飞大骈马!!”说着刘管家气
急败坏的把手帕团成团,扔在了地上,两个小兵招呼一声,慌忙站起来,将伊容
解开随即有绑在柱子上,然后,把伊容的双腿分开,然后每条腿折叠着绑好,分
别绑在柱子的两边,然后在她的后腰又塞进去了一个碗口粗的木墩,卡在伊容的
后腰和柱子之间,这样伊容的肚子就完全的挺了出来,“不要,这样,这样我肚
子要爆炸了!”伊容惊慌的喊着,但是两个小兵依旧快速的忙碌着。把伊容捆绑
停当。
  “我看你还能撑多久!”说完,狠很的一挥手。
  “不要,你真要把我的肚子打破了!不要……不……恩!”伊容惊恐的看着
撸着袖子的两个壮汉过来,没有等她再说什么两个人轮流在伊容的小肚子上锤打
着。
  “啊!啊!呃!啊!”在伊容声嘶力竭的惨叫声中,拳头带着砰砰的声音,
不停的交替着打在她的小肚子上,伊容那撑得鼓鼓的肚子不断嘭嘭乱响,伴随着
的,大声的肠鸣。最后,直到伊容再也发不出声音。
  “你死了没有?”刘管家走上前去,把茶叶水泼在伊容的脸上!伊容依旧没
有反映,整个身体开始软软的垂了下来。
  “说!”刘管家喊叫着,一把拉起伊容的头发。看着伊容苍白的脸色。
  “快!快!赶快放下来,去拿人参汤,别让她死了!”一个小兵快速的跑了
出去,一会端这人参汤跑了过来。刘管家把人参汤给伊容灌了下去,不一会,伊
容的猛的咳嗽了一声,身体开始恢复起来。脸色明显的红润了起来。
  “押下去,我去给大帅报告去!明天继续问!”刘管家命令着,转身离开了。
两个士兵架起伊容,将伊容扔进了柴房,锁上了房门。
后面就没有了吗?第一次看见这类题材的作品,好像还不错的样子!后面呢,莪不是吧,我刚把热情看起来就没了可惜没看到一,就直接看二了,都不知道为什么受虐。看到这个文章里的描写看来作者是个喜欢虐腹部的人啊,里面的虐待都是虐肚子和肚脐眼的。文章比较短,能不能把前面的和后面的都一起发过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