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花影隔帘录心荡魄褫面羞颜红】

【花影隔帘录心荡魄褫面羞颜红】

添加:来源:joshkole.com人气:17423

说明:
  《花影隔帘录》又称《抱影隔帘录》,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为《花影隔帘录》,署「钱塘韩景致瑜楼撰」。第二、三、四部分题为《抱影隔帘录》;第二部分署「钱塘陈亻景戏春翁阅」,第三部分署「钱塘王隆愁痴人补阅」,第四部分署「钱塘魏素珠吹箫媪订阅」。此书现存日本名古屋鬼磨子书房影印本。收于揖可磨恸主编之《艳文学丛书》(名古屋,一九七八)中,书名为《抱影隔帘录》。
  此书第一部分《花影隔帘录》,据日本刊本影印。上有训读符号。此部分用文言写。每页十行。行二十一字。计八页。故事未完。第二、三、四部分皆为手抄影印本。比较揖可磨恸手写的< 《艳文学丛书》赘言> 笔迹,《抱影隔帘录》抄者可能是此人。抄本未注明出处。抄者汉文程度较低,错、白、俗字满目,又杂日式汉字之俗体字,辨识为艰。句式语法不敢恭维,难以卒读。
  后三部分女主角及部分人物虽同《花影隔帘录》,但故事不相接续,文字全不相同,可知非同一人手笔。《抱影隔帘录》语言在文白之间,文理半通不通,颠三倒四,用辞习惯又多不同。此种情形触目皆是,不胜枚举。只需读一页书,即可知非以汉语为母语者手笔,揣摩为日人且汉语程度极差者所为。尽管如此,为保持该书原貌,录入者不敢做任何修改。此书故事颇得彼邦部分人士喜爱而不获全帙,有若干人分头续貂之嫌。各部分貌似连续,而重叠更多,因此故也。此书末有跋,署「光绪已卯(1879)年仲秋钱塘溪衙梓于自跋」,此跋语亦半通不通。其「钱塘」某某云云,亦应为日人续书者假托汉人。此仅录入者一人之管见,供读者参考。
  2007年五一前夕吉林罗
  花影隔帘录(录一)
  钱塘韩景致瑜楼撰扬州栖凤县。有大贾柳玉镜者。家累千金。仆婢数百。栖舍镂玉。轩槛鋈金。
  号为豪族。玉镜妻张氏。美而贤。有二子。长女次男。女名香兰。春秋破瓜。娇艳其姿。灵慧其性。如梅花逢春将绽也。男名淑蕙。年龄初学。眉目秀彻。资质洁清。如雏鶑向暖也。人皆莫不羡其清福焉。
  玉镜欲为淑蕙延明师就学。顾无可意者。时有杨生德潜号翠亭者。本闽人也。
  幼丧怙恃。勤学。以文章着。年廿一二。玉镜闻其名。厚币延之。姿貌端丽。隆准绛唇。凤眉鸾目。王恭之姿。兼杨雄之笔。玉镜大喜。为构书室。清洁洒洒。
  户牖南向。庭种梅杏。隃麋不律。极其精选。巾服冠履。穷其华鲜。有馔必珍。
  盘器必美。朝昏亲访安妥。每日使淑蕙抱书受业。淑蕙亦能敬谨不惰。生感其厚遇。恳教殷诲。日夕不敢憩焉。如是数旬。
  玉镜恐其勤苦生病。一日天晴花朗。请生饮酒。生辞。不听。便往。玉镜甚喜。发牖设席。绮筵上。请生坐之。海鳞野肴。堆积成岳。芳醇薰人。不饮先醉。
  酒数行。玉镜谓生曰。荆妻贱女。可赐一谒否。生曰幸甚。玉镜乃岀妻张氏香兰相见。待礼甚厚。先是侍婢见生者。争城其艳美于香兰。香兰不信。且戒勿言。
  于是初见生。验其艳丽。婢言果然。心荡魄褫。面羞颜红。唯默拜而已。生亦尝闻香兰美。未以为意。及见之。初愕然。以为未必无西施也。然素谨敕。不见于面。时生着赤霜袍。戴白接罗。与香兰蘸碧衣绯绣袿相映。若一双明珠。侍婢等窃叹美。拟为好夫妇。酒酣。玉镜大醉。使香兰鼓筝。淑蕙吹笛以助欢。清商流转。纤音发歌。抑扬俯仰。极其巧妙。而香兰时时摇睛送情于生。生亦微笑示意。
  既而夕阳初落。晚鸦归林。银烛满堂。素月悬空。新馔洗觞更酌矣。时夜云忽掩月光。灭烛。席间暗黑。生醉酒气动。促膝抱兰袖。香兰羞悸。唯从其为。生臂入其怀。挨乳房。柔腻如脂。更逼尝其唇。香兰少露其舌。入生齿间。吸呼为戏。
  生心益荡。臂披绯绉襦裆送股间。以指探其牝。玉液溢出。尽指尖。香兰颜热神适。鼻内成声。以臂抱生领。恁体偎着。时侍婢执烛而至。二人忽相避去。既堂上再点烛。光辉倍前。更相剧饮。三更报筹。生辞不能饮。遂拜诸客而岀。还书室。
  时月影清莹。梅香薰人。生思香兰而不能睡。更剔烛读西厢记。渐将终卷。
  忽闻敲窗户。起启锁。有一美人簪金铀。着绿罗衣。微笑而入。则香兰也。生喜出望外。便延入卧内。生曰。君得何计至此。香兰曰。思郎君不能交睫。候侍婢皆睡。便窃得岀。因举袖掩颜。生意动甚。急使香兰解带脱罗裙。唯着裶衵及绉襦。引被同掩。披襦。以脚插香兰股间。更剔灯斜睨。香兰仰卧。红襦半解。雪肤全露。牝肉坟起。纤毛丛生。松腻毛顖。牝舌红玉。精露微湿。一见使人魂散魄飞。生情欲不自禁。急脱裈服。露那尘柄。玉色如滴。直插牝肉。香兰未知人事。渐觉微痛。生徐徐进之。须臾尽其柄。抵含苞上。筋弛骨软。香兰蛾眉颦蹙。